人事已非

 

 

6/23

坐著小黃 來到台北萬大路的批發市場 一個小時候常遊蕩的地方

下了車 站在萬大路口 本想走地下道過去市場的 可是被封住了

我還記得以前地下道擺了好多攤子  我曾在那裡買過忍者龜的手帕 地下道入口有我最喜歡吃的紅豆餅

可是阿…..都不見了  看不見了  吃不到了

 

跟著形色匆匆的行人過了馬路

熟悉的感覺越來越近  地板濕濕有牲畜的臭味  這是我回憶裡的其中一個味道

繞進姑姑所在的水果批發市場 想上個廁所還要收錢 都市果然超銅臭

 

看到50號柱子 找到攤位 哥看到我很開心

其他攤位用著很奇怪的眼光打量著我 不懂一個穿著羅馬鞋看起來悠悠哉哉的黃毛ㄚ頭來幹嘛

我拉著哥聊天 姑丈在一旁談生意 當時才早上八點多 就有很多飯店經理跟大咖的老闆來批貨 

難怪姑姑說做早市生意的就跟戰爭一樣  看著這樣的場景 突然覺得這就是求生存

小時候都是來混吃混喝的 輕鬆自在

當時只覺得人好多好熱鬧 從不覺得這是一場搶飯吃搶錢賺的生存遊戲

當哥哥去送貨  我靜靜觀察著各個生意人的嘴臉

有的沒生意煩惱著笑不出來 有的生意太忙連早餐都沒吃

有的根本不顧攤跑去打屁打牌的 有的因為議價不合大聲吵鬧

這是我既熟悉又不熟悉的生態 不管怎麼說 我始終是個旁觀者

姑姑他們忙著做生意 我也該走了

 

10點多走出水果市場 我走近前面一扇鐵門 旁邊的那棵樹在跟我招手

爺爺的攤子擺在樹旁邊 我幼稚園下課就會去陪他聊天或跟他拿錢買零嘴

小時候很喜歡那棵樹 它為爺爺遮陽擋雨 可是現在看到卻好想哭

攤子沒了 人不在了 即使樹上新葉一樣濃綠 過往的景象早已褪色

不敢駐足太久 彎進旁邊的小巷 尋找以前常光顧的餅乾店

裡頭有三家賣餅乾的  不過都不是陪我長大的那間 

算了我是真的該離開了

 

過了馬路 又回到萬大路 我以前住的地方

不知道是自己長大了還怎樣 覺得路好小一條 一度懷疑這真的是自己待過的地方嗎?

慢慢走進去 左手邊開了家紅豆餅店 會不會是我愛吃的那家攤子發跡後開的店

無從印證  因為它根本還沒開門

雜貨店不見了!!! 我超愛的雜貨店QQ 還記得老闆娘每天都塗著厚厚白白的大濃妝 很親切地招攬生意

我可是他們家的常客 幾乎天天報到  買了想要的糖果後一個人跑去三角公園寂寞地吃著^^"

也因為這家店  當時我就夢想將來能開一家雜貨店 天天在店裡吃餅乾吃到爽

只是現在店改裝了 招牌換了 老闆娘不知道去哪了 

而且它對面的 我的幼稚園也不見了!!! 被建商買來蓋房子了 超難過的QQ

越往內走 路越小條 很多記憶 一層一層被剝掉

 

三角公園還在 三九超商還在

小時超商阿姨常跟爺爺說我嘴很挑 都專吃日本貨 原來哈日的屬性是從小就開始的

本想走進以前住的巷子裡  可是想想進去了又能怎樣呢 這地方早不是我的它

肚子餓了 在六角市場旁邊吃了蚵仔麵線 味道不錯 價格便宜 是間好店

填飽了肚子 在附近晃了晃順便等計程車 偶然看到了一家早餐店

它竟然還在!!! 當下我驚訝不已 破舊的招牌 前面還擺著沒賣完的三明治

上國小開始 我都天天去這家早餐店買早餐 而且吃的都一樣 就是肉鬆蛋火腿三明治+中杯奶茶

它三明治的蛋很特別 用蛋汁去煎 煎得乾乾扁扁的 當時一個10 奶茶也10 超便宜的 又好吃!!^^

本以為它也跟著消失了呢 結果還在 我好想去買個三明治 看看味道是否沒變

不過真的吃不下了 而且留下一點遺憾也好 這樣才有再來一次的理由

攔了小黃 回板橋去了 途中經過我讀過兩年的東園國小 那天剛好是畢業典禮

在東園的兩年 有笑有淚 有血有汗 以前是個常受傷的孩子呢~

看著看著 直到它從我眼底消失為止

 

我大部份的記憶 好像已經開始斑駁了

小時候的街景 幼稚園 玩伴 美食 單純 快樂  好遠好遠

即使我的手很大 還是抓不住隨著歲月慢慢消逝的東西

 

世事就是這樣

有的事情離開了

有的事情被遺忘了

有的事情不再屬於你

 

為了找回童年的味道

為了拼湊兒時的記憶拼圖

我會再回去的

koichiela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