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能在東京巨蛋看KINKI演唱會,是我4年前許下的心願。
沒想到美夢成真的時刻這麼快就到來。
感謝竺聲願意將她的好運分享給我,感激不盡!!(抱) 

入場前發生的事已交代過,不再贅述。

我們的位置在三樓,說不上是蛋頂,但也沒多近。
很多日本飯提早好幾個小時進場,可能想進去吹暖氣吧。 

入場前,照慣例一定要檢查包包,為了預防偷拍。

如果被發現帶相機之類的會暫時幫你保管,
給你一個號碼牌,等演唱會結束,再找工作人員拿。
雖然不會偷拍,但是還要去拿很麻煩,
所以我把相機藏在厚外套裡,他沒搜身也不會發現,順利進場。 

台灣飯的位置都集中一起,我們在三樓的最後一排,
靠近走道,後面是出入口,上面的燈光很亮。
旁邊坐著2名消防人員,感覺對於安全措施相當講究。 
以前總覺得東京巨蛋非常之大,親臨現場才發現其實還好耶。

看不出來是個棒球場,可能是舞台弄很大的關係吧。
距離開始還有10分鐘,女廁從三樓排到一樓不等,

我們先回位置,等到前1分鐘用百米的速度衝去廁所,safe。

燈暗的瞬間,5萬5千人齊聲吶喊。

Time

出場時,我只聽到聲音,沒看到人。

但是銀幕上明明看到KINKI了,後來才發現他們坐在摩天輪上面。
摩天輪上面有兩個stand,前面分別寫著正K與反K,
光一跟小剛一人坐一個,隨著摩天輪轉動,一邊唱著Time。
對於這樣的opening我感到很驚訝,公司果然很大手筆阿!!!

Love in the φ

摩天輪轉到場中央,下了stand,跟大家揮手招呼。
這是我第一次聽小剛的live,歌聲之穩,我起雞皮疙瘩。

Bonnie Butterfly
Night Flight
會唱Night Flight有點驚訝,這首歌我沒甚麼印象,
以前聽覺得普通,但是live版頓時好感度倍增。

這裡發生了可愛的小插曲,
光一&小剛分別一左一右,搭著移動的小台子繞場,
突然小剛的台子不動了,卡了很久,工作人員趕緊上前查看。
光一邊唱邊遠望著小剛,後來狀況解除,大家才鬆了一口氣。
這裡本來沒有MC,兩人卻聊了起來。
光一問小剛 ”輪子怎麼了??”
小剛說 ”輪子卡住了,本來想說可能是石頭之類的東西,
結果竟然是饅頭,可能是有觀眾帶進來吃,吃著吃著就滾出來了。
我們的飯果然什麼樣的人都有,以後請注意一下!!”
光一說 “那現在解決了嗎??”
小剛說 ”解決了!! 工作人員吃掉了!!” (全場大爆笑)

Harmony of December
Family~ひとつになること~
因為311大地震的關係,大家靜靜地聆聽。
在年底的最後一天,歌聲讓傷痛的心靈得到慰藉。

ヒマラヤブルー
這是K專裡我最愛的一首歌。
曲調輕柔,歌詞綺麗,點出喜馬拉雅之美,
大銀幕上也出現了大自然的絕景,peace。

きみとぼくのなかで
願う以上のこと祈る以上のこと
兩人換上了綠色軍裝。
比起西裝,個人認為光一更適合軍裝。
也因為這樣,現在只要聽著首歌就會不自覺聯想到綠色。

ね、がんばるよ
永遠のBloods
スワンソング
最愛歌曲三連發!!!
”嘿,我會加油” 情緒很平靜,
“永遠的Bloods” 跟著輕快的節奏,搖著扇子,擺動著身體。
“SWAN SONG”前奏一出,我莫名地想哭。
並不是因為它夠悲傷,而是我何德何能,能親耳聽到LIVE版本,
這是我從沒想過的,沒想過它會出現在曲目中。

いのちの最後のしずく
危険の関係
光&剛” 接下來我們要唱危險的關係。” (台下大叫)
光一” 我就知道你們一定會想到那個方向去。” (光一好聰明!!)
小剛” 唉,怎麼會是那個方向呢……(無奈)”(台下仍是喜孜孜一片)

全部抱きしめて
這首歌讓我見識到日本飯搖手燈的節拍,也太整齊了吧。
他們會隨著曲中的快慢拍,時而放慢,時而加快,
我們一開始很驚訝,後來就跟進,不過搖得亂七八糟XD
55000人一同搖擺,彷彿夜空中無數顆星星同時閃耀,十分壯觀。

もっともっと
這是一首嗨歌。
因為歌詞兩句兩句重複,所以KINKI唱一句,我們重複一句。
看得一旁的消防人員很傻眼,哈哈哈。

同窓会
我記得光一開始在舞台上奔馳,追著町田跑,
但是怎樣都追不到,因為他在輸送帶上,有跑等於沒跑,笨蛋!
背景為什麼是城堡呢??

破滅のPassion
2nd movement
一連兩首節奏緊湊的舞曲,現場的光影變化,
加上兩人精彩的舞蹈表演,看得我眼花撩亂。
這時不得不再次讚美小剛的歌唱實力,從頭到尾始終如一,
原以為歌唱加上激烈的舞蹈,會影響他的呼吸,
根本是我想太多,小剛體力比我想像中好很多。
當然他也利用MC時間休息了不少。

99% LIBERTY
兔女郎光一現身。
不知從哪變來的兔耳朵戴在光一身上還真是可愛,
話說這人已經嗨翻了,根本是100% LIBERTY!!!
不愧是在本國開唱,放得真開。

安可曲
ラジコン
僕が生まれた日
変わった形の石
安可只有一次!!!!!!!! 不敢相信只有一次!!!!!!
太誇張了吧!!!! 日本飯也太容易滿足了吧!!!!
還好我的台控有四安,想到這裡就安慰不少。

ラジコン
中文為飛行船,當我們四處張望,不知道兩人出現在哪裡時,
兩架可愛的紅色飛行船緩緩升空,光一跟小剛在裡面,
邊唱歌邊揮手,我倒是直盯著下面的拉線的工作人員,
根本無心聽歌,直到降落才鬆了一口氣。

僕が生まれた日
我生下的日子,也就是生日。
整首歌曲調溫馨,充滿感謝之情。

変わった形の石
直譯是變型之石,也有人翻”奇形之石”。
這是描寫進入社會後,接觸人情世故,
原本純粹與尖銳的性格,稜角慢慢被磨平,變得圓融。
就像石頭經過河水不斷沖刷,一樣會變形,變圓。
不過,請記得當初那個最真實的自己。
聽著溫柔的歌聲,讀著觸動人心的歌詞,
期許自己永保赤子之心。

人と同じ生き方より 僕は僕でいよう まあいいかと我慢してしまうと 本音なんてわからなくなるよ 
與其和別人一樣, 我還是想做自己。選擇妥協或忍耐,真正的想法也變得模糊不清。

僕達は知らずに流されて 丸くなっていくんだ とがっていたあの頃の 忘れない目印だよ
我們總是隨波逐流,變得圓滑。那時候尖銳的自己,是永遠忘不了的印記。

 

MC時間(時間太久快忘光,寫多少算多少XD)
打招呼,”大家好,我是堂本光一/剛。” 看到樓上的飯,S光一開口了,
“ 非搖滾區的飯們辛苦了,那麼遠看不到齁! 不過我一直看著你們喔!
倒是前面這些搖滾區的我甚麼都沒看到,哼哼!! ”(搖滾區一片哀嚎)
溫柔的小剛” 你這樣講,叫搖滾區的該怎麼辦阿……”(無奈的吐槽)

Unlucky事件
小剛說最近衰事連連,一定是被光一傳染惡運。
說完做出”龜派氣功”的招牌動作,對著光一狂送。
光一露出囧臉,大叫” 我才不要咧!!”,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兩位30幾歲的老頭頓時變成幼稚園小小班XD (攤手)

光一機場事件
講到衰事,光一說前陣子因公去美國,在機場突然被海關人員叫去,
而且只有他一人,其他人都沒事。
他一臉錯愕,但也是摸摸鼻子上前接受盤問。
對方叫他打開行李,他邊打開邊解釋裡面很安全,沒有違禁品。
確定安全後,海關人員開始對他搜身。
他形容感覺很奇怪,因為摸很仔細,而且摸超久。
最後海關人員兩手放在他肩上,與他四目相對,
說了聲 “ OK!!” 就離開了,留下傻眼的光一先生XD
小剛說” 看吧,我果然被你”帶賽”。”

KINKI KIDS外套事件
小剛換上寫有KINKI KIDS的週邊黑色帽T,開始置入性行銷,賣起膏藥來。
“穿上它,不管你是8歲還是80歲,爺爺或是奶奶都能馬上變成KIDS。
而且不管你來自哪裡,只要穿上它,就跟我一樣是KINKI(近畿)的子民喔。
大家趕快去週邊販賣區搶購喔!!! “
這番話引來台下怨聲載道,台上兩位阿呆你們真的不知道嗎??!!
這件搶手到不行的帽T幾百年前就品切啦!! ><
連瞄一眼摸一下的機會都沒有,還叫我們搶購,找死阿!!!(掏槍)

光一不為所動,依舊穿著閃亮亮的舞服。
小剛 ”ㄟ,你這樣不行啦! 只有我一個人穿就不叫KIDS了!!”
說時遲那時快,後台馬上遞了一件上來。
大家看到那件帽T的心情可想而知,給我!!給我!!給我!!(小西瓜搖手)
光一把麥克風夾在大腿中間,不情願地換衣服。(王子失格OMG)
穿上後, 小剛說想看目マン,光一很配合地,將拉鍊拉到底,帽子戴上,兩邊束繩一拉,
巴掌臉消失在黑洞中,只露出一隻眼睛。(你到底幾歲阿!!)
光一突然大叫”阿咧,這外套不是我的!!!” 從口袋裡掏出一隻手套。
“還不是因為你要穿,工作人員只好脫下來給你。”被吐槽了(笑)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光一談到跨年控彩排時,植草前輩跟他抱怨東山前輩亂改舞步,
害他以為自己跳錯的事。這時長瀨插了進來,一直跟植草前輩聊釣魚。他在旁邊完全聽不懂。
這時他才突然意識到 ”原來我講F1時,周圍的人也是這樣的感覺阿。”
(鈍感+天然,現在才發現= =”)
“因為是光一先生喜歡的東西,飯們也會試著接受。”
小剛你真是太了解飯的心態了!! 不過還是希望光一能收斂一點。^^”

彩帶小偷
安可曲結束後噴了彩帶,不知道是空調(?)還是其他外力,
彩帶幾乎掉在大舞台上,光一跟4U見狀蹲下狂撿。
小剛大叫”小偷!!小偷!!”
光一 “ECO!ECO! 政府提倡環保節約,這些彩帶可以回收明天用!!”
小剛 “但你也不需要私藏吧!!”
光一指著4U “對阿,把私藏的通通交出來!!”
乖巧的師弟4U只好從上衣跟口袋掏出金光閃閃的彩帶,
而且是一大坨,有必要這麼節省嗎?? (笑死)

CO2(?)
光一 ”接下來我們請shi-yo-tsu講幾句話。”
全場” 蛤@@?”
我當下聽成CEO2,以為他自稱是KINKI的CEO1,而小剛是CEO2。(腦內自行合理化)
小剛一臉囧 “ 你說啥?? Shi-yo-tsu? CO2? “
光一得意的說 “你的名字tsu-yo-shi顛倒唸不就是shi-yo-tsu嗎?你以為自己是二氧化碳嗎?? 哈哈哈!!!”
接下來就玩起”倒著唸”戲碼,你們到底幾歲……= =+

吉田建的草莓(大感動)
建さん是日本樂壇地位舉足輕重的詞曲創作家及音樂家,
目前身兼”新堂本兄弟”音樂監督,常出席KINKI大型演唱會。
光一提到建さん送給他的生日禮物是一籃草莓。
他問建さん為什麼是草莓?建さん說: 因為是15週年阿!!!(笑)”
(註:草莓的日文是ichi-go,ichi=1,go=5,建さん取諧音來慶祝KINKI 15週年的到來)
當下全場鼓掌,對於建さん的心意相當感動!! 這兩隻果然受到許多人的疼愛啊~(大心)

惡趣味
安可結束了,致詞講完了,彩帶也噴了,真的要結束了。
介紹完自己跟樂團,接下來就是辛苦的町田,米花跟4U。
4U的發音就是four U (因為四人的名字開頭都是YU) 不過KINKI就是不願意好好介紹,
“はい、以上お湯(o-yu)でした。”他們是熱水!!(光一)
“はい、以上醤油(sho-yu)でした。”他們是醬油!! (小剛)
兩人一搭一唱,快把4U搞死了,真的很爆笑。
這就是師兄弟的惡趣味,師弟有沒有感受到師兄濃烈的愛啊!?(笑)
儘管師弟露出”饒了我們吧!!”的哀求表情,兩人還是不死心!
“はい、以上UFOでした。” 原來顛倒唸的遊戲還沒結束XDD

後記
這是我最期待的演唱會,也是出乎意料之外, 結束後不需要吃喉糖的一場,我還是喜歡台控。

日本飯很安靜,除了開場尖叫之外, 其他時間,不論歌唱或聊天,總是默默傾聽, 不會大叫名字,沒有大聲說喜歡,也不常對談話作出反應。 5萬5千人規規矩矩站在自己的位子前,沒人爆衝,沒人推擠, 尤其是搖滾區能這樣HOLD住,讓人佩服不已。 歌唱完了,就拍拍手。講話好笑,就輕輕地笑兩聲。 很有水準,很有修養,但是我好不習慣。

我懷念台控時大家衝到花道,只為更貼近那位夢寐以求的表演者。 我喜歡大家一起喊著名字,不論是團名還是人名,全名還是小名, 開場時一起請他出來,安可時一起把他從後台沙發上喊出來。 我更驕傲互不相識的飯們,為了遠道而來的偶像,白忙中抽空設計應援產品, 印歌詞,作海報,學日文,只是為了傳達我們由衷的熱情與感謝。

我想起台控那位日本媽媽說過, 在日本的演唱會,根本不可能有人離開座位,爆衝到台前, 也不會因為台上的人說好熱,觀眾就叫他脫衣服。 “これはありえないです。” 真是不可思議!!

相較之下,一安結束就直接離席回家的日本飯才讓我感到不可思議。
雖然一安換來3首歌,卻莫名地空虛。 我本來想再喊,但是大家匆匆離席了,我也只能摸摸鼻子, 趕快離開,免得檔到別人的路。


儘管對於日控的style感到不熟悉,不習慣,不過癮,這是意義重大的一場CON,對他們來說,這是為14週年畫下完美句點的最後一場表演。 對我來說,這是美夢成真的時刻,無價的回憶。


koichiela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不好意思已訪客身分留言
    看到你這篇文章讓我忍不住想留言
    身為10年以上的kinki飯
    去看kinki con是我的願望
    一直以為這輩子都沒有機會看到了
    結果突然就實現了
    現在還是覺得很不敢相信

    我跟版主看的是同一場喔
    一開場我整個人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雖然座位離舞台很遙遠
    雖然日飯理智的不像其他偶像的歌迷強大的印援
    但親臨現場真的很感動
    而且現場聽真的覺得我家kinki果然是實力派的XD
    但我整場con下來
    印象最深的是我附近的男飯一直狂叫tusyoshi XD

  • 你好^^
    看到你也是10年以上的飯,覺得很開心。
    我也跟你一樣,不敢相信能夠跟KinKi在東京巨蛋同樂,
    而且還是跨年夜,現在想起來心裡暖暖的,好想哭呢!!

    比起光一的台控,座位的確遠很多,不過能夠現場聽到他們的LIVE,
    不管多遠都沒關係,他們就在我們的眼前。
    真的很實力派耶,小剛的歌聲沒話說,數度讓我起雞皮疙瘩。
    我的本命光一,除了"發光體"我不知道該用甚麼形容他。^^

    我坐的那一區偏安靜,沒甚麼人在喊,
    還有人MC一坐下去就不起來了,日本人還真不激動XD
    KINKI的男飯真是越來越多了呢!! 哈哈哈~

    謝謝你花時間讀完我這囉嗦的心得,長到連我都傻眼= ="

    koichielaine 於 2012/05/28 16:51 回覆

  • 小m
  • 我也是跟版主看同一場之一, 而我是很幸運的抽中了前排的arena區, 本來真的覺得很high很開心, 但開場之後很老實說是有上失望, 指的不是說對kk, 而是對arena的大家, 因為她們是嚴重安靜, 而會大叫大喊的就只有我跟2個朋友, 於是我們3人就被其實人用嚴重奇怪又鄙視的眼神看了......那時我在想是不是我們的錯或有什麼問題出現了?!! 心情真是怪怪的

    至於一安完結的時候我也不明白為何大家就直接起來走, 他們真的是滿足了嗎?!! 反而是那時又是我們3個在大叫安歌時, 又再一次被那些日飯望著恥笑, 我也完全不知發生何事........唉......其實是否真的是文化的不同還是她們可以經常看見他們所以不high?!! 還是有如51說大家也老了?? ......
  • 小m你好,
    聽說一安是固定的,每場都是這樣,生日場會有二安的樣子...
    雖然我不覺得日本人這樣就滿足,不過他們看著別人離開,也不敢自行留在原地喊安可,久而久之就變成一項"不成文"的規則了。

    台灣飯很少有機會能參加日控,想要多安可的心情是很正常的,一點也不奇怪喔!! 只是日本飯占大多數,在他們看來,過度熱情的我們的確怪了點。
    雖然當時很想二安,但是大家都離開了,如果只有零零星星幾個人喊,KINKI也不會出來,所以就"入境隨俗" 離開了。
    只能說文化大不同啊~無關年紀,但是日本人就是HIGH不起來...囧

    koichielaine 於 2012/07/07 12:04 回覆

  • 悄悄話